新秩序,新思维

  当前的信用危机迫切需要全球资本市场重新洗牌,建立新规则。风险管理明显落后金融体系改革步伐。现有规章制度及行业惯例亟需修订,以紧跟时代脉搏。改革提议通常会反省过时的观点,即认为世界仍停留在1944年布尔顿森林体系刚创立时。那时主要由政府管理国家经济,国际金融活动几乎没有超越贸易范畴,美国成为金融活动主角。为给当前制定合适的经济规则,我们必须用新思维看待快速演变的金融世界,聚焦三个关键因素:

        全球范围的经济活动对世界金融体系来说,各国政府无疑仍十分重要,但它们单方面管理调节金融活动的行为正逐步减少。相反,随着全球资本市场发展,他们在财政方面的影响力逐渐减弱。虽然美国仍是世界最大经济体,拥有世界最大的金融市场,但当前欧洲、中国、中东的国际影响力正逐步扩大。亚洲国家的贸易顺差和石油输出国的石油美元为全球资本市场注入活力,发达国家降低利率,引发金融杠杆效应,为苦撑中的华尔街投资银行雪中送炭。

        伴随着非同寻常的世界金融市场转型,万事皆在变化。 世界金融资产总值——包括股票、私有及公有债券、银行储蓄——从1980年的120亿美元飙升至2007年的1950亿美元。事实上,金融资产远远超过世 界经济增长速率,我和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同事将这种现象称为金融深化。1980年,全球金融资产总值与世界国内生产总值之和大致持平;到2007年底,它 们的比率变为356%。除此之外,资本构成也愈加复杂。如今,1/3国债债权人,1/4普通股持股者和1/5私有债券持有者都是来自国外。甚至是在美国交 易所购买美国股票的独立投资人,也正按全球市场定价支付。

        新生私有及公共投资者。退休及保险基金仍是主要的私有投资者,但是其他私有及公共投资者的重要性也不断增加。对冲基金、私人股权投资基金、中央银行/国债、主权财富基金、国有企业和国家控股公司——拥有不同投资目的及策略——在当前全球背景下表现突出。其中一些投资者包含多种经济成分,运作在公共及私有领域,拥有公共及私有资金。当前的危机暴露了这一机制的软肋,即仅对部分参与者设立规则,没能与国际接轨。至少,这一多种所有制经济试图用施加更少限制,即通过降低监管门槛的方式鼓励更多投资者在这一领域运作资本。

        市场不规范现状及所引发恐惧。政策制定者需要了解在传统公共贸易和受限市场中正在进行多少经济活动,并加以适当忽略。2008年,数个西方银行和其它公司再次资本重组,这并非通过在公共交易所出售股权或债权的方式进行,而是寻求私人投资者注入更多资本。随着债务市场冻结,通过将不良贷款出售给私人股权投资公司,银行摆脱许多 呆账坏账/贷款。随着2007年初信用危机冷却融资买入热潮,2008年许多私人股权投资公司通过购买上市公司股票的方式进行改造。

        我们明白,尽管难于控制预测,金融市场深化改革仍有许多益处:为借贷者提供更广范的资金来源,利于分散风险并刺激经济增长。当然,市场秩序紊乱会引发大麻烦,例如19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导致的毁灭性经济衰退,随之而来的阿根廷金融危机——更不用说美国当前的次贷危机。当政策制定者展望未来,他们的目标应当是在更有效管理风险的同时,让世界享用全球资本市场发展的成果。但最终的胜利取决于我们思维的改变,而不仅是规则。

原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