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位最聪明青年科学家揭晓

美国《探索》杂志近日评选出了美国20位40岁以下的最聪明的科学家。他们被视为各自研究领域的天才,结下了累累硕果,这些青年才俊还因各方面的研究成果屡获殊荣。
1.陶哲轩(Terence Tao)

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数学家当中,许多可能在SAT考试的数学部分得过800分的满分。但陶哲轩8岁时就获得了760分的高分,小小年纪便展现 出数学的天分。25年过去了,33岁的陶哲轩如今已成为美国研究成果最多、最受尊敬的数学家之一。1999年,24岁的陶哲轩成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历史 上最年轻的教授,后获得专为40 岁以下杰出数学家颁发的“菲尔兹奖”(Fields Medal),这一奖项被誉为“数学界的诺贝尔奖”。
在一个有些人可能要倾其一生研究某个难题的学科,陶哲轩却在从非线性方程组到数论等诸多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同事们为何还在寻 求获得他的指导。普林斯顿大学数学家查尔斯·费弗曼(Charles Fefferman)给予陶哲轩高度评价:“每一代数学家当中,只有极少数位于顶尖之列。他就是其中之一。”费弗曼本人也是一位数学天才。
陶哲轩最著名的研究涉及质数或素数(prime number)的形式。所谓质数或素数,就是一个正整数,除了本身和1 以外并没有任何其他因子。尽管陶哲轩主要致力于理论研究,但他在压缩感知(compressed sensing)方面的突破性研究令工程师可以开发出用于核磁共振成像(MRI)、天文仪器和数码相机领域的更尖端、更有效的成像技术。
陶哲轩说:“科研有时就像是一部正在播出的电视连续剧,一些令人感兴趣的情节可能已经理清,但仍有许多紧张刺激、尚未解开的情节有待你去挖掘。 但科研又与电视连续剧不同,我们必须亲自动手去搞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陶哲轩表示,他喜欢挑战一些难解之谜,而攀登这一高峰的唯一途径是通过克服相对 较小、更易控制的难题:“如果有什么事情是我知道该如何处理的、但又不能处理的,我会十分苦恼。我感觉,自己必须安静下来,冷静、细细探究问题所在。”
  2.杰弗里·伯德(Jeffrey Bode)
宾夕法尼亚大学有机化学家
34岁的杰弗里·伯德说,有机化学家并没有许多“缝合”结构复杂分子的方法。伯德在研究中发现了一种新方法,这种方法可能便于生产以肽为原料的 药物,如胰岛素和人体生长激素,这些药物一般价格高昂。许多有机化学家曾认为,用以制造这些蛋白的成熟方法——像链珠一样增加单个氨基酸——效果很好。伯 德说:“这些方法确实不错,但前提是你打算制造相对短的蛋白,或你希望制造数量很少的蛋白。”
随着链条越来越长,如果单个珠子不能串联到“肽链”上,就更难以将这些错误的序列同正确的序列区别开来。为改进这一点,伯德发现了一种生成酰胺 结合(amide bond)的新化学反应(α-酮基酸和羟胺之间的反应),他用这种方法去连接小的、易于合成的肽(氨基酸的链),变成更长的肽。伯德指出,在有机化学 中,“我们有可能提出比当前更好、更有效的方法。”
  3.凯蒂·沃尔特(Katey Walter)
阿拉斯加大学生态学家
为深入探讨温室气体对当地生态和全球气候的影响,32岁的凯迪·沃尔特不断追寻着从北极湖泊中渗出的甲烷。随着温度上升,北极永久冻结带解冻, 冰水汇入湖水中。湖水中的细菌向来以富含碳的物质(动物遗骸、食物和冰河世纪前的渣滓)为食,同时生成甲烷——比二氧化碳强大25倍的“热收集器”。甲烷 增多导致气温更高,因此加速永久冻结带的解冻。
沃尔特说:“这意味着你打开了冰箱门,里面的所有东西都会融化。”沃尔特和同事正在阿拉斯加州和西伯利亚东部给北极“冰箱”中的碳内容进行分 类,试图了解在冰融化过程中有多少将会转变为甲烷。2006年,沃尔特的研究小组发现,北极产生的甲烷数量是科学家之前报告的近5倍。
  4.艾米·韦戈斯(Amy Wagers)
哈佛大学干细胞研究所干细胞生物学家
1999年,艾米·韦戈斯获得了免疫学博士学位,与此同时,她接到了美国国家骨髓捐赠项目登记处的电话。多年前,韦戈斯志愿捐献了骨髓,现在有 人需要这些骨髓。韦戈斯受这件事的启发,开发研究骨髓干细胞,并将成体干细胞作为自己博士后的研究课题。今天,35岁的韦戈斯已成为成体干细胞(生成血液 和肌肉的细胞)研究领域最著名的科学家之一。她的研究工作涉及隔离这些细胞群体,发现人体如何对它们调节,并了解如何利用这些细胞治疗疾病。
韦戈斯眼下正在确定血细胞如何在血液和骨髓之间转移及它们如何繁殖。这项工作或会提高移植细胞的成活率,从而有助于提高骨髓移植的效率。今年夏 天,韦戈斯公布的一项最新研究结果称,在将肌肉干细胞移植到患有肌肉萎缩症的老鼠身上后,老鼠的肌肉功能得到改善。韦戈斯说:“它们立即开始生成新的肌肉 纤维。尽管将这些发现应用到人身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结果仍令人大受鼓舞。”
  5.约瑟夫·特朗(Joseph Teran)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数学家
我们可以设想这样一番情景:在你做手术之前,医生不仅以前已数百次实施过这种手术,而且还在你的复制品上进行了实践。31岁的数学家约瑟夫·特 朗正帮助将这一梦想变成现实,利用数学模型去模拟涉及患者腱、肌肉、脂肪和皮肤的手术。特朗说:“我们一直在利用数学方程式去用于模拟那些组织的工作。”
第一步是将那些方程式变成标准的“数字人体”,这个人体可以实时地对外科医生的虚拟操作起反应。接下来,特朗的想法是让医生定制这种工具。那么 将来,CT、MRI等医学成像技术就可以揭示某位患者的肌腱比一般人的更硬,这样,医生便能相应地调整“数字替身”。特朗说:“你可能希望它尽可能地接近 于真实的体验。”
  6.杰克·哈里斯(Jack Harris)
耶鲁大学应用物理学家
量子力学描述了一个疯狂的微观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粒子以电闪雷鸣般的速度运转,经常违背我们想当然的经典物理学定律。杰克·哈里斯的目标是利 用“奇特、甚至谜一般的”微观定律,利用其去解决我们在微观世界遇到的问题。他说,“终极‘尤里卡时刻’将会是忽然发现一个微观物体在从事经典物理学绝对 想象不到的某些活动。”
哈里斯现年36岁,目前正在研究个别光子(电磁粒子)在从小的活动反射镜上跳离时产生的微不足道的压力。我们可以举一个形象的例子来感受这些压 力的大小:在一个晴朗的天气,太阳光会以百万分之一磅的力量推你的身体,我们肯定感受不到这种力量。哈里斯希望充分利用光子的特性,最终令坚不可摧的密码 系统和超灵敏度天文仪器可以探测到宇宙大爆炸发生后瞬间形成的无形现象。
  7.萨基斯·马兹曼尼亚(Sarkis Mazmanian)
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家
在寄生于人体消化道的100万亿细菌当中,有些病原体可以诱发疾病和恶性免疫反应,还有一些则拥有保护宿主的免疫系统。现年35岁的萨基斯·马 兹曼尼亚就致力于有益菌如何增强人体健康的研究。马兹曼尼亚说:“除了想了解我们能否为其提供一个稳定、富含营养物的环境外,它们根本不关心我们。”他将 人体和微生物这种象征性的关系看作是治疗众多疾病潜在方法的“金矿”。
马兹曼尼亚认为,人体和肠道细菌之间的相互作用至关重要,比如我们可以借此去了解人体对这些微生物的异常免疫反应如何使结肠癌进一步发展。马兹 曼尼亚表示:“有益菌的潜力似乎是无限的。”他补充说,支撑自己这项研究的哲学是“在自然界,一切都有可能。所以,我愿意去追寻科学问题的任何可能的原因 或结果。”
8.道戈·奈特森(Doug Natelson)
莱斯大学凝聚态物理学家
37岁的道戈·奈特森是显微世界里的本杰明·富兰克林。他研究原子级别的电子性质。原子级别的经典物理学和量子物理学相一致的部分,使电子性质 研究变得更加重要。奈特森的研究包括:复杂的电子流经单分子晶体管,以及特意用以半导体碳为基础的有机材料(organic semiconductors-carbon-based materials)取代电子仪器里的硅晶体管。这种刚刚萌芽的技术有望使制造又薄,而且柔韧性又好的有机电子仪器的梦想变成现实。
奈特森跟那些将主要精力投入到超能粒子加速器和超大质量黑洞等物理学领域的人不同,他为凝聚物质和纳米技术传递了福音,他在非常受欢迎的博客中 与大家一起分享他的快乐。他说:“在我内心深处,我自认是一名实验主义者,我正在玩这些新奇的玩具。进行这个级别的物理学研究相当有趣。”
  9.迈克尔·伊洛维兹(Michael Elowitz)
加州工学院分子生物学家
现年38岁的迈克尔·伊洛维兹在2000年设计了一个基因电路(genetic circuits),促使大肠杆菌在一个培养皿中闪闪发光。他表示,这是个伟大的瞬间,回想起来,那些细胞的行为就像圣诞节的荧光灯。但是这项给大家带来 好运的试验最终失败了。虽然这些细胞闪闪发光,但是它们发光的强度并不一样。细胞之间的这种可变性包含相同的程序,这促使伊洛维兹进行了一系列全新的试 验,他表示,这些试验主要研究“是什么促使不同的细胞发挥不同的作用。”
现在伊洛维兹正在研究一些机制,遗传因子完全相同的细胞正是通过这些机制利用和控制它们的生物化学分子里的随机波动,以便产生细胞多样性。伊洛 维兹说:“了解‘纷乱’的波动所扮演的角色,将有助于我们了解幸存下来的细菌如何才能实现多样化,以及单细胞有机体如何才能形成多细胞有机体。”
  10.杨长辉(Changhuei Yang)
加州理工学院电子工程与生物工程师
随着显微镜的性能不断提高,它们的体积以及造价也在不断增加,显微镜的体积和造价对研究产生直接影响。36岁的杨长辉说:“显微镜的功能和基本 需求之间的配合并不默契。”杨长辉通过把芯片技术与微流体技术结合,已经制成一种更加便宜的微型显微镜。他表示,这种显微镜大约跟大黄蜂的体毛一样大,并 拥有一个仅同一角硬币一样大的电路,它没有光学透镜。它的工作原理是,少量液体流过微芯片,它给样本拍摄图像后,将它们传输给一台电脑。
这种显微镜可以安装在一个小型手持显示器里,这种显示器大约仅同一个iPod一样大。杨长辉的设想是,发展中国家的医生可以利用这种工具给病人验血或者检查当地的供水系统。他说:“这将是一种非常坚固耐用的工具,而且医生可以把它放在衣兜里随身携带。”
  11.阿德姆·瑞斯(Adam Riess)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天体物理学家
阿德姆·瑞斯领导一个天文学科研组发现宇宙正在加速膨胀的事实后,他开始将注意力转向天文学领域。自1929年以来,科学家一直认为宇宙在不断 膨胀,不过在1998年以前科学家始终认为地球引力将逐渐终止宇宙膨胀。但是,当38岁的瑞斯试图利用他从观察遥远的恒星爆炸收集到的数据巩固这一理论 时,得出的结果却与事实并不相符。几天后他证明,他的数据显示宇宙在不断加速膨胀。
该发现显示,一种神秘的暗能量产生的巨大的斥力克服引力,促使宇宙不断加速膨胀。这种暗能量占宇宙总能量的72%。他说:“这就如同向上将一个 球扔到空中,它会持续上升。”9月他获得50万美元麦克阿瑟(MacArthur)奖金,现在他打算利用这些钱揭开这种神秘的暗能量和它对宇宙产生的影响 的谜底。
  12.妮可·金(Nicole King)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分子细胞生物学家
38岁的妮可·金现在正在寻找单细胞有机体如何向植物、真菌类、多细胞动物和其他类型的生命进化的答案。为了寻找线索,她集中精力研究单细胞真核生物中的choanoflagellates-a 群体,单细胞真核生物被认为是与动物亲缘关系最近的活有机体。
金和她的同事们在给其中一种这类有机体的染色体进行排序时,发现用来将动物细胞之间传递的信息与细胞“捆绑”在一起的相同蛋白质片段的遗传密 码,在这种有机体内获得此类发现非常令人吃惊。据金假设,这些单细胞动物祖先的蛋白质曾与细胞外的环境产生互动,它们通过将细胞表面粘合在一起捕食细菌和 发现化学信号,后来这种情况促使细胞粘合在一起,而且彼此间可以进行信息交流。金表示,解释多细胞体的起源是了解动物起源的关键,她发表评论说,她的研究 “回顾的族谱比我们以及其他灵长类动物的共同祖先的族谱年代更加久远。”
  13.路易斯·冯·安(Luis von Ahn)
卡内基美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家
30岁的路易斯·冯·安已经在各个网络领域小有成就。网上订票和破解文字失真的图像都是冯·安的工作范畴。2000年,他帮助研发了这种反作弊 (anti-spamming)技术,即已知的验证码(CAPTCHA)。验证码之所以能够产生作用,是因为电脑无法回答验证码提出的问题,只有人才能回 答。冯·安的最终目标是不欺骗电脑。他希望利用人类独一无二的智能消除电脑在完成一些重要任务时存在的缺陷。
缩小这种智能差距的一种方法就是验证码。每天他利用大约1800万名电脑用户——或许都是购票的人——在首页键入信息扫描文字,以便将它们信息 化。到目前为止,电脑还无法识别文字。研究人员希望到明年能把20世纪50年代以后的《纽约时报》的档案文件完全数字化。冯·安还编排了一种游戏程序,他 的目的是:你玩的越多,提供的数据也就越多,因此会更好地帮助电脑识别图像。他说:“我认为我们所做的事情不会浅尝辄止。”
  14.塔佩奥·施奈德(Tapio Schneider)
加州理工学院环境科学家
大气湍流和热交换效应之间的复杂互动,对全球气候产生很大影响。36岁的塔佩奥·施奈德已经研发出电脑模拟程序,以便更好地了解二者之间的互动 是如何对气候产生影响的。他说:“从观念上来说,我不想在实验室里为自己产生一个小气候,但是我们又无法在实验室里形成一个全球性气候,因此利用电脑模拟 是最好的第二选择。”
在一个正处于发展阶段的项目中,他最近利用一个地球模拟展示了季风可以在沼泽等浅水处形成。哈雷(Halley)的传统季风模型无法全面地表现 出全球的季风情况。施奈德表示,人们对水汽通过气候系统不断运动的情况了解的也不多。“这是我要用很多年时间进行研究的一系列问题之一。”施奈德的目的是 为气候制定一系列基本物理学定律。他说:“热力学定律对微观行为进行了宏观描述。我希望也能给气候制定一个类似的定律。”
 15.萨拉·西格尔(Sara Seager)
麻省理工学院天体物理学家
上世纪90年代晚期,科学界对系外行星是否存在提出这样或那样的疑问,当时36岁的萨拉·西格尔作出大胆预测,认为这些在恒星前方穿越的遥远闪 光天体必将成为天文学家的下一个前沿。西格尔的这种有些打赌意味的预测最终得到回报——她有关系外行星化学属性的理论模型帮助研究人员首次对一个遥远世界 的大气层进行测量。西格尔认为,我们将在未来几年发现地球的“远亲”,但她的终极目标绝不仅限于此。
她说:“我真正想做的是确定地外生命可能产生何种类型的气体。这些气体将在大气层中堆积并有可能从极远处被探测到。”作为沿这一方向踏出的一 步,西格尔正在寻找类地生命可能留下的非氧基“签名”,例如硫化氢。西格尔的童年是在加拿大度过的,她的父亲总是用各种各样的想法开发她的创造力。她 说:“爱幻想是一种至关重要的习惯,正是这种习惯让我成为一名出色的科学家。”

[转]中国工人苏丹遇难体现西媒政治冷血

据《苏丹论坛报》10月28日报道,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油”)在苏丹被绑架的9名工作人员突遭不测,截至记者发稿时,已有3人遇害,3人失踪,另外3人脱险。这一事件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中国工作人员是在什么情况下遭遇不测的?杀害他们的凶手究竟是谁?高危环境中的人质该如何自保?

1.中国石油工人血洒苏丹

  10月27日,苏丹外交部次长萨迪克向中国驻苏丹大使李成文紧急通报了一个“意外”:“今天下午3点,"公正与平等运动"组织的成员杀害了本月18日被绑架的中国工人。”

  李成文大使立即随苏丹官员赶往事发地点——科尔多凡省西部的一个小村落,在那里,他们看到了3名中国工人的遗体和3名受伤接受治疗的中国工人。苏丹官员迅速调来专机将中国工人和罹难者遗体送到首都喀土穆。

  当晚,中国驻苏丹大使馆在喀土穆机场举行了悼念仪式。苏丹外交部次长萨迪克代表苏丹政府强烈谴责绑匪惨无人道地杀害中国工人的恐怖主义行径,他说,搜救失踪中国工人的行动仍在继续,苏丹方面将全力保护中国在苏人员的安全。李成文大使说,中国政府和人民对绑匪杀害中国公民的恐怖主义行径表示极大愤慨和严厉谴责,要求苏丹政府尽全力搜救失踪人员,采取有效措施保障所有在苏中国公民的安全。

  苏丹外交次长萨迪克对中国工人惨遭杀害“感到意外”,因为此前他得到的消息是,9名中国工人将很快“安全获释”。

  是什么导致中国工人遇害?目前苏丹方面有三种说法:

  一是绑架者恐慌中杀人。据美联社记者10月28日从阿卜耶伊地区行政长官穆罕默德·杜雷克那里得到的消息,中国工人遭绑架后,苏丹军方派出飞机监视事态的发展,其中一架飞机飞过绑架者和人质所在地区上空,引起绑架者恐慌,于是开枪杀害了中国工人。

  二是绑架者发生内讧。苏丹各方与绑架者进行多次接洽后,部分绑架者同意在取得更多石油开发红利后释放中国工人,但少数强硬分子主张迫使中国石油公司“马上撤走”。双方意见不合,大打出手,殃及中国工人。事发地驻军长官瓦伦蒂诺·托克马克证实:“我们听说绑架者在锡铁艾普村的地方打起来了,原因不得而知。”

  三是政府军营救行动失败导致绑架者杀害人质。苏丹媒体报道说,政府方面派出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展开搜救行动。不过,苏丹政府和军方都表示,他们不会轻易使用武力营救人质,因为那可能置人质于危险境地。苏丹军方发言人奥斯曼·穆罕默德·阿喀巴什准将表示:“我们的军队没有采取任何解救人质的军事行动,梅塞里亚部族代表团已抵达扣押中国人质的地点,通过谈判来解救中国工人。”

  曾在苏丹执行维和任务的武汉二级警督陈厚明说,此次中国人质遇害的阿卜耶伊地区,地处苏丹中部南北交界地带,没有正式成立的地方政府,历来是南北双方争夺的焦点,常常发生枪战。“在阿卜耶伊地区和苏丹人一起工作,说话、行动都必须注意分寸,避免引起误解。”

  阿卜耶伊地区全年气温在50摄氏度左右,当地居民住在由泥土、竹竿、茅草组成的土屋里,条件非常艰苦。“我们找当地人租了一间土房,下雨天漏水,当地人就睡在外面,随意搭一个草棚,就像睡在沼泽地里一样。”陈厚明说,阿卜耶伊地区每天只有3个小时供水供电,食物十分匮乏,蚊虫成灾,马来热等疾病流行,地雷遍布,枪支泛滥。“在那里,5美元只能买一个土豆。”

2.部族头目自称“负责”

  中国石油工人遇害的消息证实后,苏丹驻联合国大使阿卜杜勒·哈利姆说,安理会15个成员国10月28日开会讨论在达尔富尔派驻以联合国和非盟为主导维和部队的相关事宜,苏丹要求安理会对中国石油工人被害一事提出“强烈谴责”。阿卜杜勒·哈利姆表示,仅有上述行动是不够的,“现在是对那些破坏和平进程、杀害普通百姓的人采取措施的时候了。”

  面对强烈谴责,被认为是此事件幕后主使的苏丹反政府武装“公正与平等运动”,开始否认和此事有关。该组织发言人塔希尔·法基告诉《苏丹论坛报》记者,“公正与平等运动”不是中国工人绑架案的幕后主使,因为绑架平民“并非我们的政策”。不过,他也表示,事发地梅塞里亚部族对外国石油公司“很愤怒”,因为这些石油公司“破坏了当地的生态资源,又不分给当地人红利”。法基在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时辩解说,“公正与平等运动”从来没有下令对中国工人发动袭击:“很可能是其他人打着我们组织的旗号干的。”

究竟是谁杀害了中国工人?

  第一个跳出来“认领”绑架中国工人事件的,是梅塞里亚部族头目阿卜·胡马迪·艾哈迈德·唐尼。此人几天前在接受《中东日报》(总部在伦敦的阿拉伯文报纸)采访时表示,他是“公正与平等运动”在科尔多凡省的总指挥,之所以绑架中国工人,是想引起外界对“当地落后状况”以及石油公司开发无助当地发展的关注。10月25日,他在接受《中东日报》采访时表示,他准备释放9名中国工人,但要求中国石油公司离开当地:“我们没有任何具体的物质方面的要求,只要求中国石油公司离开当地。”

  第二个跳出来“认领”绑架中国人事件的是福德里,此人自称是梅塞里亚部族阿拉德·奥尔兰部落的头目。

  《苏丹论坛报》10月28日的报道,综合了苏丹军方情报官和时局观察家的观点,认为唐尼是幕后黑手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此人确有实力,所控制的地区恰恰是中国工人遭绑架之地,苏丹政府早就掌握他与“公正与平等运动”组织勾结的情报。

  “这样做肯定是错了,犯了大错!”梅塞里亚部族族长、科尔多凡省前负责人阿卜杜拉·拉索·努尔愤怒地说:“绑架、杀害无辜者不符合我们部族的传统。这起事件令整个部族蒙羞。”

3.西方论调充满政治冷血

  西方主流媒体在第一时间报道了中国工人蒙难苏丹事件,然而,其中许多报道充斥着西方的“政治冷血”,不仅没对中国工人遇难表示起码的同情,反而借此对中国在苏丹的合法投资、开发冷嘲热讽。

  福布斯网站10月28日报道称:“这一损失不太可能阻止中国在苏丹的投资,只会迫使中国在保护工人方面加大投入。”

  彭博通讯社10月28日报道称:“"公正与平等运动"组织指责中国向喀土穆出售武器,并在石油行业进行投资。”《洛杉矶时报》则报道说:“北京买走了苏丹几乎三分之一的石油,因此遭反政府武装和人权组织的批评。”

  当然也有理性的评论。美国哈佛大学苏丹问题专家阿列克谢·德拉瓦尔表示:“这真是非常坏的消息。中国人一直觉得世界对他们不公,这其实是有理由的。中国在苏丹的影响力根本不像西方人想像得那么大,他们无法指挥苏丹政府做什么,不做什么。”德拉瓦尔表示,这一事件可能让中国觉得在苏丹继续进行石油开发风险很大,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中国需要石油,而中东和世界其他地区的石油被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霸占,因此,寻找石油等能源是任何国家的“基本需求”,无可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