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芯人,是怎样一群人? cnbeta

龙芯人,是怎样一群人?他们有点迂腐,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理想主义的气质。龙芯处理器总设计师胡伟武就是这样,他的衣服上总少不了一枚毛泽东像章。“胡老师崇拜毛主席,他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发展龙芯产业。” 胡伟武带的博士生、龙芯产业化基地——龙芯梦兰总经理张福新对CBN记者说。张福新,这个出自中科大少年班的33岁中科院计算所博士,似乎也被导师胡伟武彻底同化。

民族情结与理想主义色彩

“他的民族情结非常强烈,有一种理想主义色彩。”张福新说,“胡老师”崇拜毛泽东,不是盲目,而是发自内心。因为在胡看来,带领工农靠几把枪打天下,取得民族解放,实在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胡身上也有这种抱负,还满怀民族复兴的责任心。在他看来,中国引领全球科技长达千年,只是在近两三百年才落后于西方。

“胡老师希望改变这种落后的局面,带领中国重回世界科技巅峰。”张福新说。

“ 我刚进所里的时候,他可以说是个翩翩美少年,有君子之风。但是,这几年压力非常大,研发、管理、教育,耗去了他的青春,现在苍老了一些,才41岁,白发都 白很多了。”张有点严肃地说,胡伟武现在是人大代表,“核高基”(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的简称)项目评委,也是中科院计算所所长助 理。

胡伟武的理想主义色彩,可以从他几年前的一篇名为《我们的CPU》中看出。这个受到中科院院士李国杰鼓舞而走上“龙芯”研发之路的博士,以一种理想主义的文字叙述了龙芯1号的诞生过程。

他 说,当初,李国杰在所里倡导中国CPU研究,他参与了筹备。但让他感到“深深诱惑”的是一次母校之旅。2000年10月,他回中国科技大学招生,顺便到本 科实验室,结果看到他与同学10年前完成的处理器毕业设计。这让他睹物伤情,想起玩命的日子,他有“一种重操旧业的冲动”。

于是他给师兄、计算所系统结构室主任唐志敏打电话说,一两年内,如果不把通用操作系统boot起来,“提头来见”。回所里后,他便开始了龙芯之旅。2001年8月19日,他实现了诺言,龙芯处理器成功启动了LINUX系统。

“当login提示符出现在屏幕上时,计算所北楼309房间一片欢呼。”他写道,而背景则是,一年多时间,“没日没夜、玩命的”时光。

但是,奉献与毛主席思想有直接关联吗?显然是。

胡伟武的公开观点就是,要“用毛主席思想武装龙芯课题组”,坚持“用毛泽东思想搞龙芯研发”。

他说,学习毛泽东思想,要学三方面:一学精神,不怕困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二学方法,抓主要矛盾,从实践中学习;三学坚定立场,龙芯根本出路在于为人民服务,让中国50%~60%的人享受到信息化的好处。

胡伟武显然实践了毛泽东思想。2001年至2005年的所有国定大假,他的团队只休息了两个春节。他说,他的导师夏培肃院士和李国杰院士是他的榜样,他要把“自己的前途和命运”,跟国家、跟民族的命运结合在一起。

在 胡伟武那里,破除处理器产业垄断,就是数字领域一场民族解放战争。他说,毛泽东带领的共产党与工农,之所以能打胜仗,就是“普遍规律与特殊规律结合得好 ”。国家对处理器自主创新的重视,是“普遍性”,龙芯的“特殊性”在于,CPU就是芯片领域的“珠穆朗玛峰”,是信息产业发动机。

毛泽东思想还被他用在了龙芯产业化路径上。他说,如果满足于做个小军阀,占个小地盘,龙芯很容易生存,但“龙芯”是在“打江山”,共产党人从成立到建国28年需要一个过程,龙芯也是,不能满足于小地盘。

他套用毛泽东《论持久战》写了《论龙芯的持久战》。其中表示,龙芯目标定位是实现中国信息产业的“自主可控”,需要长期“造反”,“把天翻过来”, 是重建世界,而不是在英特尔、微软控制格局下增砖添瓦。而这,则需要围绕龙芯处理器,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产业生态系统。

有其师必有其徒

就像胡伟武受到李国杰院士鼓舞一样,33岁的张福新显然受到了胡的影响。他虽然不大谈毛泽东思想,但是谈起龙芯及其遭遇的质疑,更有一丝倔强。

张福新确实有着令人艳羡的学生生涯。他与胡伟武同样出于中国科技大学,不过他可是少年班的高材生,一毕业就被保送到中科院计算所,到胡伟武的门下硕博连读。

他说,刚一进所,就听说筹备中的CPU新课题,于是不久他便亲身参与了这一重大项目,并且一直是其中最为核心的研发骨干。

“胡老师写的都是真实的故事,还有更多艰难没写出来。”谈起胡伟武的那篇文章,张福新有些激动。

而记者获悉,胡伟武在文章中提到的“很少在凌晨4点前睡觉”、“常常八九点钟”醒来接着干、让他感动流泪的学生,就是张福新本人。

胡伟武显然很欣赏张福新。他说,有次大家聊天,说到生死问题,张福新说他不怕“累死”,最怕“老死”,因为中国技术落后很多,唯有不断追赶,才有可能成功。

2006年,张福新刚完成博士论文答辩,便被胡伟武任命为龙芯产业化基地的负责人,胡伟武觉得这个学生除了有技术专长,更有他一样的毅力。

龙芯梦兰新闻主管王飞透露,张福新刚被派到江苏常熟沙家浜时,就像样板戏《沙家浜》里的台词,“拢共十几个人,七八条枪”。那时,张福新刚新婚不久,妻子在北京工作。

“张福新总带的硕士生,在外企工作,月薪2万多,如果他出去了会更高。”王飞说。

这与胡伟武文章里叙述的一样。他说,尽管外企薪水很有诱惑,龙芯核心成员没有说要走的。张福新透露,胡伟武老师的学生基本上都在龙芯处理器研发团队里。

张 福新不像胡伟武那样喜欢谈论毛泽东思想,不过他的行动跟他的老师一样。谈起wintel联盟,他总有一种挑战的口气;说到火热的上网本以及中国IT产品的 上山(山寨模式)、下乡,他一脸兴奋,他表示,一个开放时代就来了,处理器阵营、lINUX阵营越来越壮大,新的市场格局正在形成。

作为龙薪产业化基地负责人,张福新至今已在常熟呆了三年多。那里原本有龙芯设立的两个产业化企业,即神州龙梦、神州梦兰。在他的主持下,前不久,两家公司改制、重组为一家公司“龙芯梦兰”。张透露,这更符合市场化需求。
文/《第一财经日报》

西药服用禁忌品 译言

法国保健品安全委员会(Afssaps)建议,在服用药物前仔细阅读产品说明书,因为有些药品与我们的饮食混合后可能产生致命的后果。

柚子汁

人们已经知道柚子汁会与某些药物发生强烈的相互作用。它虽然不会降低药物的疗效,但却会大大增加药物副作用发生的几率以及厉害性。以下两种药物最容易与柚子汁发生反应:

——一些用于降低血液中胆固醇含量的药物:他汀类药物,以及阿伐他汀(哪怕只是一丁点的剂量)。他汀类药物与柚子汁同服,会使药物吸收率提高15倍,从而引起严重的肌肉损害

——用于抑制器官移植手术后排斥反应的免疫抑制素(他克莫斯、环胞素等)。这类药物与柚子汁同服通常会损害肾脏

法国保健品安全委员会建议,在服用这两类药物前两个小时内,要避免饮用柚子汁。而在整个服药期间,每天饮用的柚子汁最好不超过250毫升。不过,苹果汁和橙汁则不会同上述药物发生任何不良反应。

咖啡因

在服用抗菌类药物,如用于治疗尿路感染(膀胱炎)的恩诺沙星、环丙沙星、诺氟沙星时应该避免摄入咖啡因,还应该避免同时摄入茶碱,以及服用治疗哮喘病的药物,后两者能引起与咖啡因相同的不良反应。

抗菌类药物会阻碍人体对咖啡因的自然排泄,从而引发咖啡因摄入过量,而此类药物与茶碱相互作用会引起副作用。摄入过量的咖啡因会造成兴奋,心悸,发抖,盗汗,甚至出现幻觉。

因此,在服用抗菌类药物期间,最好避免摄取咖啡,茶,或者内含咖啡因的汽水;倘若需要同时服用内含茶碱成分的哮喘病药物,则应减量服药。

富含维生素K的食物

也就是指卷心菜(北方也称洋白菜,南方也称高丽菜——译注)及同科的孢子甘蓝、大白菜,西兰花,菠菜,鳄梨,西芹,生菜以及动物内脏

在服用促进血液流动的口服抗凝剂时,应该严格控制上述食物的摄入量。它们不仅会降低药物疗效,还可能导致血凝块在血管中聚集,形成血栓。

因此,在服用口服抗凝剂期间,每天吃的蔬菜不要超过一份,同时要注意不要突然改变自身的饮食习惯,避免突然停止或者增加任何食物的摄入量。

酒应该避免与任何会降低人体醒觉性的的药物同服,也就是指镇静剂(苯二氮卓类的抗焦虑、抗抑郁药物),止痛药或者含有可待因或弱效鸦片、安定药成分的止咳药,一些抗抑郁药,以及一些上市时间较长的抗过敏药

酒与上述药物同服,会导致嗜睡,反应力下降。在开车或者操作机器的情况下,这些副作用很可能引发悲剧。

此外,酒与(布洛芬类)消炎药(常见的如芬必得——译注),扑热息痛类药(目前解热、镇痛、治疗感冒的常有药,常见的有泰诺、扑感敏、百服宁——译注)或者阿司匹林同服,会引起胃部灼烧感(俗称“烧心”——译注)、胃酸返流。酒精还会消耗肝酶,从而加剧药物毒性。

奇怪的云——“粗暴”

今天从chinadailly手机报上看到了一则新闻,说的大概是英国出现了一种奇怪的云,被命名为“粗暴”(拉丁文:Asperatus),上网找了下,没找到什么东西,只有几张图片。这些云让我有种恐惧感,和好奇感,有哪位有资料能和我分享一下,最好是中文的!

Meteoroligists Attempting To Have New Cloud Formations Named ‘Asperatus’

Meteoroligists Attempting To Have New Cloud Formations Named ‘Asperatus’

Meteoroligists Attempting To Have New Cloud Formations Named ‘Asperatus’

Meteoroligists Attempting To Have New Cloud Formations Named ‘Asperat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