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东非旱灾

国际知名救援组织乐施会称东非逾2300万人面临饥荒

凤凰网财经29日讯 据FT中文网消息,国际知名救援组织乐施会28日表示,东非地区逾2300万人正面临严重饥饿,目前援助机构正艰难筹集资金提供粮食援助。据悉,这是该地区10年来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长时间的干旱导致东非大范围粮食绝收,数千头牲畜死亡,粮食价格高企,使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索马里和乌干达这些最干旱国家的相当大部分人口挣扎在生死边缘。

但在需求上升之际,援助机构的应对能力却受到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衰退导致一些捐助国削减了援助规模),而其它捐助者更重视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危机,也削弱了救援能力。

在12月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召开之前,乐施会表示,东非危机与气候变化直接相关。气候变化已导致该地区发生旱灾的频率,从每10年一次上升至每两、三年一次。

乐施会昨日呼吁筹集950万英镑,以向75万民众提供食品援助,这一数字远低于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今后6个月在该地区9.77亿美元的资金缺口。

此前,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现有的资金只能满足东非地区10%的需求。该机构从美国、欧盟、日本和加拿大等西方援助国获得资金。

资金不足 世界粮食计划署将停止对索马里粮食援助

人民网9月15日讯 世界粮食计划署在索马里有12个食物分发站,为妇女和儿童提供食物。而现在这些食物分发站即将被关闭。
  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资金不足使得它不得不削减开支。尽管索马里正处于危机之中,他们还是不得不作出这个决定。整个东非都面临着粮食供应削减的境地。该组织同时表示尽管分发粮食所需资金数额巨大,国际社会却没能募集到足够的资金满足这项开支。对于世界粮食计划署来说,作出这项决定并不容易。但是该组织发言人彼得表示他们别无选择。到目前为止他们只收到了全年所需资金的40%。
  而关闭粮食分发站的决定也使索马里人民的生活雪上加霜。索马里爆发的冲突已经导致成千上万的人背井离乡。同时,索马里还正在遭受严重的旱灾。
  据联合国估计,索马里有300万人需要粮食援助,这个数字是索马里全国总人口的一半。每5个索马里儿童就有1个营养不良,而现在,世界粮食计划署又不得不关闭他们赖以生存的粮食分发站。不仅仅是在索马里,在相邻的肯尼亚,世界粮食计划署也已无粮可发。在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粮食分发也已受到限制。(张标)

政府已无力拯救饥饿的人民

今年东非旱灾是自2000年以来,甚至是1991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饥荒在这片大陆上蔓延。埃塞俄比亚总共有8千万人口,其中本来就有8百万灾民是依靠食物救助活命,而该国部分地区的少雨使得这个数字猛增5百万。肯尼亚的主要粮食作物玉米的产量减少了三分之一,穷苦农民家庭受害最深。国际红十字会组织表示,索马里的饥荒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当地居民中有一半,也就是360万索马里人急需食物救助(还有几百万人在这场灾难期间迁离了家乡)。在北乌干达地区,谷物很有可能减产一半。在南苏丹部分地区,厄立特里亚,中非共和国和坦桑尼亚,同样的悲剧在上演。富裕国家们也一改往常的慷慨。联合国的世界粮食计划组织说,要在未来的六个月维持饥饿的肯尼亚人的生计需要3亿美元,而他们目前仅有2400万美元。

在肯尼亚坎巴地区的Mwingi,农作物全毁了。村民们靠着政府每个月发派的玉米,大米和少量的食用油过活。但在当地头领看来,比饥饿可怕百倍的是干渴。人们用手掘井取水,却每每挖到顽石。他们希望得到能挖的更深的工具,可是谁能买得起炸药和工具啊。

在肯尼亚北部的牧区,南埃塞俄比亚和南索马里,家畜的大量死亡加剧了当地矛盾。在埃塞俄比亚南部和东部的奥罗莫人叛乱,以及索马里东部的分离主义者极有可能借此发动猛烈进攻。和塔利班联系紧密的南索马里的伊斯兰青年党运动也很可能利用这次旱灾招兵买马;它可以用食物来控制人民。北肯尼亚最近的牛群袭击事件造成了大量牲口死亡,有史以来最多的孩子们和妇女们成为了受害者。纷争会不断加剧,直到这片大陆再次焕发生机。

这一天什么时候才会到来呢?气象学家预计,十月和十一月的雨水会比往常多。只有在东非政府当局做好应对准备的情况下,这样的大规模降水才是好事。但是他们并没有做好准备。当溪流,河水冲走表层土壤时,土崩和洪水就有可能发生。疟疾和霍乱也会随之而来。被旱灾折磨得虚弱不堪的牲口们将被淹死,或者忍受不了寒冷而死。

甚至城市地区—和城市地区的经济—都将被严重影响到,因为水力发电提供了埃塞俄比亚95%的电量,肯尼亚70%的电量。因为一旦河流萎缩,或者完全干涸,大坝就没有了水,甚至完全空了,机轮也就无法转动。正在当地政府费大力气活跃经济的时候,非洲大陆的电力供应变得愈发没有保证。
      埃塞俄比亚大坝本来可以产出300MW的电量,由于它推迟了开始发电的日期,该国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每天都不得不有一段拉闸限电的时期。政府表示,限电会导致当地经济增速直降两个百分点落到7%的水平;但有人预测增速会降到低于5%的水平。一家叫亚力克(Aggreko)英国公司已经签订了合同,建发电厂为埃塞俄比亚电网提供30MW的电力。

这家公司也和肯尼亚达成了类似协议,将其目前向肯尼亚提供的电力增加一倍,达到290MW。肯尼亚也在限电。该国大部分城市居民一个星期会停电三天。亚力克可以提供更多的电力,但价格也要高得多。小公司和较贫困的居民将不得不忍受黑暗。

高价的食物和饮用水使得政府更加不得人心。自从2007年以来,玉米食的价格翻了一倍还有多。一桶通常是污浊不堪的水比一年前贵4倍。村民们为了防止水土流失而修筑梯田。大坝需要更多保养和清淤。政府高官要严肃查处偷水浪费水的现象。由于柴油动力能源价格飞涨,推广可再生能源的计划和政府区域能源网的计划很可能被提前。能源高价已经促使一些产业寻求自己的谋生之道。一家叫Sanghi的印度水泥厂说该厂已经计划靠他们自己的水电来运营一家新的肯尼亚水泥厂。

虽然哀鸿遍野,但仍有一些公司和国家从中获利。由于预计到电力的供不应求,肯尼亚电力公司今年的股价上升。肯尼亚主要的能源供应商KenGen已经卖出一些债券来为扩大发电量至500MW筹资。马拉维国在施肥补贴取得成效之前还周期性的饱受饥荒折磨,现在已经可以向肯尼亚出口玉米了。

东非大陆的旱灾似乎越来越频繁了。以前,通常每9,10年会出现一次少雨干旱。渐渐的,这个周期似乎缩短到了5年。而现在,旱灾每2,3年就会降临这个地区。恢复的时间—重新储存食物和牲口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如果到今年年底之前仍然少雨,一场难以想象的重大灾难就会到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