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博士”:不要对亚洲期望过高 中国经济复苏有待时间考验

华尔街日报

“末日博士”(Dr. Doom)最近变得乐观了,但只是轻微乐观。或许现在叫他“悲观教授”(Professor Gloom)比较合适。由于早在2006年就准确预测到将会出现一场毁灭性的金融危机,纽约大学经济学家鲁比尼(Nouriel Roubini)为自己赢得了“末日博士”的称号,之后这一称号又因他有关第二次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的预言而得以巩固。因此,对他创办的研究机构RGE Monitor作出的预测应予关注。
    在其下一份全球经济展望报告的初步概要中,RGE没有再使用预示灾变般的语言,但其论调依然是市场中最为悲观的。与那些持世界经济双速论者不同,该机构认为亚洲经济也不会逃脱与美国经济类似的“U”型复苏的命运。(多数经济学家预计美国经济明年将增长3%左右,对于从严重衰退中走出的第一年来说,这是一个很低的速度)。
这不是什么好事。今年以中国为首的亚洲经济的复苏之势令很多人为之侧目,眼下全世界都在指望亚洲能够带领全球经济走出经济危机的泥潭。然而除了鲁比尼一贯的悲观风格之外,RGE的观点也确有严密的逻辑作为支持。
RGE认为,尽管亚洲经济体采取的大规模财政和货币扶持政策达到了目标,但仍不足以弥合疲软的私人需求与出口大幅萎缩造成的产出缺口。
鲁比尼的团队称,对亚洲来说,这意味着整个地区今年的经济增长率仅有2.6%,明年将升至5.4%。该团队预计中国明年的经济增长率将在8%以上,而多数机构的预期一般都在10%以上;印度经济今年将增长6%,2010年将低于潜在水平。
RGE预计日本经济2009年将大幅收缩,2010年的增长率也将低于1%;澳大利亚经济则将基本停滞。
问题是亚洲的经济是以出口而非内需为基础的。这种模式帮助亚洲摆脱了1997年的货币危机,并激发亚洲经济在随后十年实现了高速发展,但这一次这种模式却无法带来相同的效果。
作为亚洲出口商品的买家,美国和欧洲人不会再像过去那样花钱了。资产缩水加上债台高筑使他们不得不勤俭度日,多存钱,少花钱。换句话说,制约美国经济复苏的障碍同样也将令亚洲经济受到拖累。
人们一直深知这个道理,但是却被投资热潮(特别是受政府引导的中国企业的投资)蒙住了双眼,今年这些投资推动了经济的增长,并令外国投资者对该地区寄予更多希望。
但投资支出不能无限地支持经济增长。那些生产出来的产品最终必须找到国内或国外的买家,否则产能过剩以及失业就无可避免。这一问题在中国表现的尤为突出,悲观人士已经在谈论投资泡沫。
即使在危机之前,中国的投资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也达到了难以为继的44%。当去年年底出口急剧缩水,又没有能够显著刺激国内消费的实际机制之时,中国政府别无他法,只好进一步增加投资。
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首席全球经济学家Paul Sheard表示,中国原本的处境就十分尴尬,现在又试图以进一步提高不确定性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将为今后埋下更大的风险。
那些不认同“悲观教授”上述观点的人只能寄希望于当中国不得不去解决失衡问题的时候,世界经济已经恢复了元气。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