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超级计算机被指能力有限 不会威胁人类

IBM的研发专家对其超级电脑击败人类赢得智力游戏表示,计算机和人类智力之间或永远存在差距,在他看来认为华生有损人类尊严的想法很可笑:华生只会做一件事,那就是回答问题。 美国东部时间16日晚,IBM的智能计算机“华生”击败两位人类选手,获得了电视竞赛节目《危机边缘》的总冠军,赢得77,147美元的奖金。

《危机边缘》是一项问答赛事,参赛者需要就历史、文学、艺术、流行文化、科学、体育、地理、文字游戏等领域的问题进行抢答。比赛开始后,先由主持人读出一段文字提示,再由选手推断文字所描述的人或事,比如题目是“我们国家的国父,他没有真的砍倒樱桃树”,那么正确答案就是“乔治·华盛顿”。
        三天苦战之后,两位前冠军肯·詹宁斯和布拉德·鲁特被“华生”打得溃不成军。曾经连胜47场的詹宁斯在眼看大势已去之后向对手认输,并引用《辛普森家族》中的台词说道:“我在此欢迎我们的电脑新主人。”但是他也表示自己很享受这场比赛,并且想尽快再比试一回:“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亲身参与未来。”
        IBM方面没有公布在“华生”的制造中投入了多少经费,但是据公司最近一次会议中向分析人士披露的信息,这个数字约为3,000万美元。
重大突破,前景看好
        电脑在数字运算等方面早就超过了人脑,但在理解自然语言方面一直表现不佳,这是因为自然语言中存在大量的模糊、双关、俚语,捉摸不透,难以界定。比如,“我穿着睡衣射死了一头大象”(I shot an elephant in my pajamas),这句句子对我们而言很好理解,机器却容易理解成“我射死了一头穿着我睡衣的大象”。
        正因如此,“华生”的获胜标志着人工智能领域的重大进展,代表机器对自然语言的理解能力提升到了一个崭新的境界。为了制造这样一台机器,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者已经辛苦了几十年。 对IBM而言,这场比赛不仅是为自己做了广告、赢了奖金,还打开了一扇通向未来的大门。在未来世界里,智能机器将能理解人类的语言,做出相应的回答,或许还会接管一部分人的工作。
        “华生”是IBM的25名科学家花了4年时间研发成功的。许多专家都认为,它可不仅仅是精通百科知识那么简单。眼下,“华生”的程序员正在制定下一步攻关计划,那就是将“华生”在竞赛中积累的经验投入医学。在医疗中,同样的症状可能是由不同的疾病造成的。在病因不明的情况下,“华生”能比人类更快地扫描海量的医学文献,找出可能的病因。当然,最终诊断还是会由人类医生做出。
        IBM管理层表示,这个前景很快就会实现。本月17日,IBM宣布携手哥伦比亚大学和马里兰大学,三方将共同开发一套医疗辅助系统,让医生得以在网上向智能助手咨询。公司还计划和语音识别巨擘Nuance 公司合作,给这位智能助手配备语音识别能力。据估算,这项服务只需18个月就能上线。
        哥伦比亚大学的临床医学教授赫伯特·蔡斯是这个项目的成员之一,他表示在过去的医学教育中,记忆一直是重点,可“一旦有了‘华生’这样的工具,就得重新考虑对学生的要求了”。
        而在未来学家保罗·萨福看来,问答竞赛只是小试牛刀,“华生”的最终归宿将是搜索引擎——它能改变网上搜索信息的方式,让现在的“输入-点击”式搜索变成一场对话。“在未来,人类将直接和机器对话。在5到10年的时间里,我们的搜索行为就会演变成一场场对话。到那时,我们就会对现在这种返回字符的搜索方式不屑一顾。” 萨福说道。
        IBM的管理层还透露,他们正在和一家著名的电子产品零售商洽谈合作,准备为对方开发一套类似“华生”的系统,并以IBM的创始人托马斯·华生的名字命名。这套系统将和顾客开展一系列互动,比如帮助他们决定购买什么产品,并在购买后提供技术支持。
        “华生”项目的首席科学家大卫·费鲁奇表示,新技术将惠及众多行业:技术支持中心、医院、对冲基金公司等。凡是需要运用大量数据、做出大量决策的单位,都将从中获益。
能力有限,人类无忧
        “华生”的获胜引出了一个问题:面对进步神速的计算机科学,人类还有什么机器不能做到的绝活吗?
        卡内基梅隆大学工程系主任帕拉帕拉迪普·柯斯拉说:“这个问题可以换一种问法:‘华生’能够做出制造‘华生’的决定吗?我看还远远不能。而我们人类的创造力正是发现新知识、创造新技术的关键。”
        人工智能领域的其他专家也表示,人类不仅比自己创造的机器多了一份创造力,而且创造后会觉得自豪,目睹别人的成败时会感同身受,在危险时会觉得恐惧。换言之,人类有情感,机器没有,而正是因为有了情感,我们才有了音乐、文学、微笑、悲伤。我们迄今还不知道情感是如何运作的,当然也谈不上在机器中复制。
        即便以纯智能而论,电脑也未必能全面赶超人类。“华生”的创造者大卫·费鲁奇是这样评价自己的作品的:“在我看来,这表明人类智能吸收了机器智能,而不是相反。人类的智能和机器是不同的。我们的智能是互相连接的:人脑和自身之间有着复杂的连接,和身体的所有细胞之间也有着复杂的连接,它是和语言、社会以及周围的一切共同进化的结果。人是一台会学习的机器,我们随时都在从外界输入的信息中学习,而在我们的创造物中,还没有一个往那个方向尝试过。”
        他还表示,“华生”不是《2001太空漫游》中杀死人类的计算机“哈尔”,它更像是《星际迷航》中的那台电脑,会和人类对话、帮助人类梳理信息,担心它会从人类手中夺权完全是杞人忧天的想法。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埃里克·奈伯格自2007年起就参与了“华生”项目,他表示自己研究人工智能已经15年,无论取得过什么成果,终点都似乎遥不可及: “计算机和人类智能之间似乎永远有差距,我甚至不能肯定最后能否成功。”在他看来,认为“华生”有损人类尊严的想法是可笑的:“‘华生’只会做一件事,那就是回答问题。”
        波特兰州立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巴特·马赛说得更有趣:“我知道有个法子能造出能像人类一样思考的东西;时间只要九个月,而且很有意思。”他表示,计算机虽然也能进化,但那只会“让你体会到人类思维的独一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