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桥遗梦》译序——黄义东 摘录

“你要记住,在这个混沌不清的世界上,你充满激情的永恒的爱只有一次,无论你活几生几世,以后都不会再现” ——沃勒

“不是我太守旧,而是因为我太相信时代创造英雄,英雄创造不朽这条规律”

“我不是对这个时代失望,而是对那些自称为引领时代心灵的笔手们失望!让我花宝贵的的时间去阅读那些在社会上炒得火热的东西,我还没有那个耐心。因为我对现代人的佩服之处是:他们没有能力把什么东西制造好,却有能力把他们东拼西凑的东西说的比什么都好。看看电影院门外的广告,看看电视里的药品广告,只要你买票进去看一看,或者花钱去尝尝那些药,你才会明白什么叫炒作,什么叫自吹自擂!”

“我不知道,当沃勒先生在本书中极力贬低罗伯特·金凯的雇主——出版商庸俗的大众市场观念时,他自己是否感到也落了俗?幸亏有一位比他更伟大的伟人替他说了一句话——社会的需要是推动社会发展的真正动力(恩格斯语),我才‘原谅’了他。”

“尽管如此,我相信它不会达到很多真正的世界文学名著达到的效果,因为他仅仅有时代感,仅仅是一种时尚作品,仅仅是时代的需要,在‘思想’日渐淡化的今天,社会趋于大同,但人们永远不能也不会唾弃的东西是社会责任感。这是人类之所以群居的最基本的东西。”

“人们需要爱情,但爱情需要理智,理智源于责任。罗伯特·金凯和弗郎西斯卡不再年轻了,他们有爱的自由,但却没有爱的权利。……(此处省略N个字)毕竟社会要求人们以一种成熟的责任心去维护社会的安定。这多少有悖于人性,让人违心而隐忍。

“我们可以做个假设,即便两个主人公确有其人而最终结为眷属也未必一定会白头偕老,爱情不仅需要新鲜刺激、山盟海誓,还需要有一个坚实的基础去保护它,才不会流于平淡,最终情爱分离,爱何以存?中国有句老话:恩爱夫妻,此话可以解释所有的爱情问题,即所谓爱久生恩,恩深爱久!”

“假如哪位读者知识想满足自己一时的好奇心理来读本书,那么,我劝告你:这本书写的‘不好’,它的娱乐性远低于港台的警匪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